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5G·5問

5G的背后,是標準的競爭,更是國家間的較量;頒發商用牌照,則是中國5G提速發展的發令槍。

 

p38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賀詩 | 北京報道

編輯:謝瑋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1期)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等4家企業頒發5G商用牌照,中國正式進入“5G商用元年”。

相較于此前國內各運營商官方給出的時間表,工信部將5G牌照的發放時間至少提前了半年。2020年是歐美日韓等全球主要國家5G正式商用的時間節點。

5G是可以給全世界帶來革命性改變的通用技術,背后隱藏著萬億級的巨大市場。5月18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侯云春在2019數字經濟大會上表示:“5G正在給數字經濟帶來新一輪洗牌,哪個國家能夠走在前頭,就占領了下一輪世界經濟競爭的制高點。”

5G的背后,是標準的競爭,更是國家間的較量;頒發商用牌照,則是中國5G提速發展的發令槍。

[1] 5G是什么,它到底有多牛?

什么是5G?讓我們重溫一下工信部頒發5G商用牌照的原文:

工信部經履行法定程序,于2019年6月6日向4家企業頒發了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批準4家企業經營“第五代數字蜂窩移動通信業務”。

其中,“第五代數字蜂窩移動通信業務”即是5G,“G”則是“Generation(代)”之意。

國際標準化組織3GPP定義了5G技術的三大業務場景:eMBB(增強移動寬帶),面向3D/超高清視頻等大流量移動寬帶業務;mMTC(海量機器類通信),面向大規模物聯網業務,主要包括工業互聯網等應用;uRLLC(高可靠低時延通信),主要應用代表是無人駕駛汽車等。

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 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表示,相比于3G、4G,5G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使命,就是要解決世界全連接的問題,“人與人的連接已經基本解決了,5G從一開始瞄準的就不僅僅是人與人之間的連接,也包括人與物的連接、物與物的連接,這將是一個全面互聯的時代。”

在劉興亮看來,5G有四大重要特點:高速度、泛在網、低功耗、低時延。

5G網絡的理論傳輸速度超過10Gbps(相當于下載速度1.25GB/s),是4G的數十倍乃至100倍;同時時延低于1ms,是4G的十幾分之一。

泛在網指的是網絡無所不包、廣泛存在,比如此前家里的網絡死角或在沒有信號的大山,將不復存在。

低功耗則是5G必須完成的使命。在實現全面互聯的過程中,若物聯網產品的通信過程消耗大量能量,很難被用戶接受。如果能把功耗降下來,讓大部分物聯網產品一周充一次電,甚至一個月充一次電,將大大改善用戶體驗。

從1984年基于模擬蜂窩技術的1G無線通信出現到現在,全球通信產業經歷了30多年的發展歷史,中國也經歷了從追趕者到領先者的轉變。

1990年開始,2G主流技術標準發布,全球進入數字通信時代。在1G和2G時代,主導世界標準是歐美,中國沒有任何話語權。

10多年后,3G開始商用,全球通信產業仍由歐美主導,但是中國自主創新的TD-SCDMA標準成為全球三大標準之一,在國際通信標準制定中初步有了話語權。3G標準發布于2000年,工信部直到2009年才發布運營牌照,整整延遲了9年時間。

4G時代源于蘋果公司iPhone 4手機的發布,4G率先在美國商用,從此美國取代歐洲占據通信產業主導地位,而中國推出的TD-LTE也正在成為國際主流標準之一。

跨入5G時代,中國在全球5G技術研究和標準化方面已經開始發揮引領作用,在技術標準的制定上擁有主導權,并且商業化進程也位居全球前列。根據專利分析廠商IPlytics的數據,截至今年4月,中國企業擁有的5G標準必要專利聲明在全球占比超過36%,其中華為以1554族專利排名首位,中興以1208族專利排名第5(編者注:由至少一個共同優先權聯系的一組專利文獻,稱一個專利族)。

[2]:5G的商業市場有多大?

從消費到產業,從人與人的連接到萬物互聯,5G的巨大影響不言而喻。

6月6日,就在5G商用牌照落地當天,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商務部印發《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下稱《方案》),其中提到:鼓勵5G手機研制和上市銷售。加強人工智能、生物信息、新型顯示、虛擬現實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在手機上的融合應用。推動辦公、娛樂等應用軟件研發,增強手機產品應用服務功能。

工信部部長苗圩此前曾對媒體表示,將來20%左右的5G設施將用于人和人之間的通信,80%用于物和物、物和人之間的通信,也就是物聯網。

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則提醒說,5G商用20%面向消費者、80%面向產業的格局,需要等到2035年左右;5G剛開始商用時,以面向消費者為主。

《方案》著眼的是今年和明年,暫時只涉及苗圩所言的20%部分。實際上,5G更大的想象空間在于另外80%。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5G經濟社會影響白皮書》則預測,自2020年起,預計5G帶動直接經濟產出4840億元,間接經濟產出達1.2萬億元;至2025年,預計5G帶動直接經濟產出3.3萬億元,間接經濟產出達6.3萬億元;至2030年,預計5G帶動直接經濟產出6.3萬億元,間接經濟產出達10.6萬億元。

就業機會方面,預計在2020年、2025年和2030年,5G商用將分別直接貢獻50萬、350萬和800萬個就業機會。

對此,北京郵電大學教授呂廷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隨著5G商用元年的到來,它的生態圈中的云計算、VR、無人機等都會同步發展,在此基礎上,多個行業都會產生新的應用和商業模式,新業態將超乎想象。”

[3]運營商、企業、各省份對5G準備得怎么樣?

在獲頒商用牌照前,運營商已提前開始5G布局。

2018年8月,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三大運營商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第一批18個城市進行了5G試運行。

2019年3月,中國移動北京公司表示,計劃今年年底前,在五環內實現5G信號全覆蓋。中國移動技術部總經理王曉云6月6日透露,今年中國移動將在40個城市實現5G覆蓋,客戶不換卡、不換號就可開通5G服務。

在終端方面,中國移動啟動“中國移動5G終端先行者計劃”,聯合產業推出了10余款5G手機和數據終端,預計年內將超過30款,并逐步推動終端價格下降。其副總裁簡勤表示:“到2020年,5G手機價格有望降到1000~2000元。”

作為統一的5G基站建設者,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日前透露,目前北京的大型5G基站已經建好了4400多座。

在產業建設方面,中國移動表示將發起設立總規模300億元的5G創新產業基金,首期100億元已募集多家基金參與;中國聯通則成立了5G應用創新聯盟,目前已有240余家企業加入;中國電信與合作伙伴開展了豐富的5G應用創新實踐,目前已涵蓋政務、制造、交通、物流、教育、醫療、媒體、警務、旅游、環保十大垂直行業重點應用場景,聯合試驗客戶已超過200家。

相比前面3位“老大哥”,中國廣電是2016年才被授予許可證的“新兵”,目前為第四大基礎電信運營商。

這位“新兵”手中,擁有700Mhz這一5G黃金頻段,該頻段由于頻譜低,同等覆蓋建設的基站數量最少,這讓中國廣電在基礎建設方面占得了先機。

中國廣電副總經理曾慶軍曾指出,廣電網絡跟其他3個運營機構有所差別,將是匯集廣播電視現代通信和物聯網服務的一個高起點高技術的5G網絡,使廣大用戶能夠真正體會到現代超高清電視現代物聯網帶來的智慧廣電服務,甚至是社會化的智慧城市服務。

同時,作為基建企業,華為、中興等公司也早為5G做好了準備。

華為6月6日發布的消息顯示,從去年4月份開始,華為已經在中國40多個城市與中國三大運營商開展了5G規模商用試驗,包括城區、室內、高速公路、地鐵等多場景實測,均已達到商用標準。

中興則稱,5G作為公司發展核心戰略,經過多年投入和持續創新,已經具備了完整的5G端到端解決方案的能力,在無線、核心網、終端和行業應用等方面已經做好全面商用的準備。

目前,在全球前十大智能手機品牌中,中國已經占據了7席。華為今年一季度出貨量超過蘋果,成為僅次于三星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品牌。今年2月25日,在西班牙巴塞羅那舉行的世界移動通信大會上,全球首批5G手機集中亮相,其中就包括華為、OPPO、中興等中國品牌。

隨著國內5G商用的到來,多家手機廠商紛紛表態,有信心在國內推出第一批5G商用手機,同時為利用5G技術,為物聯網的發展提供服務。

面對5G時代的來臨,各省份今年密集出臺政策,不光積極配合運營商實現信號覆蓋,還想方設法促進5G產業發展。

河南省在今年1月公布了全國首個省級5G部署規劃方案——《河南省5G產業發展行動方案》,提出將加快建設中國移動、中國聯通鄭州5G試點城市,推進許昌“5G泛在小鎮”建設,加快5G基站建設,率先開展5G規模組網建設等。

隨后,重慶、北京、山西、廣東等地紛紛出臺與5G相關的規劃綱要或實施意見,力求抓住機遇推動5G產業發展。

[4]5G將如何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10年前,整個中國都因3G時代的到來而興奮,人們憧憬著一個轟轟烈烈的新時代。這種興奮,隨著5G腳步的臨近,再次出現。

“3G和iPhone、Android一起開啟了移動互聯網的新時代。誰也無法否認,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偉大的時代。現在,5G也被賦予了這樣的歷史使命,它也將會大規模開啟一個新的時代。”劉興亮說。

5月18日,在由《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主辦的2019數字經濟大會上,中國電信北京公司副總裁項煌妹展望了5G時代的生活方式。

項煌妹說,相比4G,5G在普通生活中會給人更好的體驗,“比如高清視頻、沉浸式的游戲,在家里戴個VR眼鏡跟遠程老師互動等。”

項煌妹還舉了一個例子。她說,“2K、4K、8K的視頻清晰度在手機上看不出來差別,但是在大屏上差別非常明顯,我們曾簽過一個協議,醫院要通過4K、8K來指導手術,這就需要5G。富士康CTO也給我說,他們生產的鉆頭只能通過8K拍照并放大之后,才能知道它是否合格,這是5G在產業的結合。”

中國移動此前曾發布5G展示案例,案例顯示,4G網絡下載半集電視劇的時間,在5G網絡下可以下載完10集,相應的玩游戲的體驗也將會更好。

有業內人士指出,如果5G的覆蓋面足夠廣,網絡足夠穩定,大量的手機本地計算能力都可以放到云端,不需要運行本地軟件,甚至CPU的本地算力都可以大幅降低,減少手機體積,把本地資源集中到網絡傳輸和顯示上來。

另外,隨著各行業與5G的深度融合,遠程醫療、自動駕駛、工業自動化、智慧城市等高科技設想均有望真正走入生活。

比如,5G低時延的特點也將意味著信息傳輸卡頓將大大減少。當無人駕駛汽車撞向障礙物時,高延遲有可能導致轉向信號發射過去時它已經發生碰撞,但5G網絡下將會避免這一情況,使無人駕駛時代全面來臨成為可能。

劉興亮也認為,除了手機之外,5G會率先被重點應用在以下領域:車聯網、VR、家庭寬帶和智能家居、智能制造等。

比如,韓國5G的首個5G客戶就是汽車零部件制造商明華工業公司。智能工廠、自動駕駛汽車、人工智能機器人、遙控拖拉機……這些都成為韓國5G的首批應用企業。

業內人士預計,在明年的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5G用戶量或將迎來發展節點。明年一季度,5G手機的價格可能更便宜,同時貨量更足,用戶使用意愿更強。而在明年四季度,5G技術進一步成熟,基站覆蓋面積進一步增大,5G手機可能會降至一個更合理的價位,5G用戶數量將迎來另一個爆發點。另外,工業制造互聯網、車聯網、智慧醫療等行業趨勢,也會隨著與技術配套的法律法規的出臺而逐漸走入現實。

[5]中國的5G技術將為世界帶來什么?

6月7日,習近平在第二十三屆圣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全會上的致辭中表示,中方愿同各國分享包括5G技術在內的最新科研成果,共同培育新的核心競爭力,轉變經濟增長模式。

實際上,中國在全球5G技術研究和標準化方面已經開始發揮引領作用,在技術標準的制定上更是擁有主導權。在工信部頒發牌照后,新華社發表評論稱,堅持自主創新與開放合作相結合,我國5G產業已建立競爭優勢。

“5G背后的較量不僅是企業間的角逐,更是國家間的較量。5G較量的制高點是標準的競爭。在3G、4G時代,中國企業在標準問題上幾乎沒有什么話語權,但是當5G來臨,已經有中國企業站出來,喊出自己的聲音。”通信行業專家、飛象網CEO項立剛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項立剛說,5G標準是一個復雜的體系,它從編碼、空口協議到天線林林總總,眾多的標準一起形成了整個的5G標準,而各國5G實力的評價是一個綜合體系,包括標準主導能力、芯片的研發與制造、系統設備的研發與部署、手機的研發與生產、業務的開發與運營和運營商能力六個方面。

“5G標準在完整的體系之下,就需要進行多個子標準的立項,哪個國家和企業立項多,自然在整個5G標準中就擁有主導權。”項立剛分析,全世界5G領域最強大的國家是美國、歐洲、中國,韓國和日本也有一定的聲音,“這也是美國‘害怕’華為的重要原因。”

在工信部宣布頒發4張5G商用牌照后,華為公司發文表示全力支持,并表示,華為已經在全球30個國家獲得了46個5G商用合同,5G基站發貨量超過10萬個,居全球首位。

華為表示,自2009年起,華為已累計投入20億美金用于5G技術和產品研發,當前已具備從芯片、產品到系統組網全面領先的5G能力,也是全球唯一能夠提供端到端5G商用解決方案的通信企業。

截至目前,華為共向國際通信標準化組織3GPP提交5G標準提案18000多篇,標準提案及通過數高居全球首位,向ESTI聲明5G基本專利2570族,持續排名業界第一,其主導的極化碼、上下行解耦、大規模天線和新型網絡架構等關鍵技術已成為5G國際標準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華為已實現全系列業界領先自研芯片的規模商用,包括全球首款5G基站芯片組天罡、5G終端基帶芯片巴龍以及終端處理器芯片麒麟980。

華為在5G技術方面的崛起引起了美國警覺。去年,特朗普政府先后對中興和華為發起制裁,并以構成安全威脅為由,盡力說服其盟國的無線通信和互聯網供應商,避免使用中國華為的電信設備。

6月10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表示,“即使在美方肆意打壓的情況下,中國企業的業績似乎還不錯。根據我從華為網站了解到的情況,截至6月6日,華為已在全球30個國家獲得了46份5G商用合同,這其中就包括一段時間以來美方‘苦口婆心’勸說的一些盟友和一些歐洲國家。” 

路透社報道稱,代表750家移動運營商利益的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的行業分析報告顯示,禁止從中國供應商購買通信設備,將使歐洲5G網絡成本增加約550億歐元,并將導致該技術的推出延遲18個月左右。

該行業報告指出,華為和中興兩家中國公司在歐盟的市場份額合計超過40%。“其中一半額外成本將歸因于在通信設備市場競爭力明顯減弱后,歐洲運營商所需要投入的成本會更高。”行業報告說,“在升級為5G網絡前,運營商還需要更換現有的基礎設施。”

包括英法德在內的許多歐洲國家已陸續表態,不會將華為5G產品排除在自身國家的5G建設之外。5月30日,英國主要電信運營商之一EE公司在6個城市開通5G服務,其部分基礎設施正是采用的華為設備。

此外,6月5日,華為已與俄羅斯最大電信公司MTS簽約,將于明年在俄羅斯開發5G網絡。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黑龙江p62开奖第46期